Logo
中耀简介
重庆中耀律师事务所是经司法部核名、重庆市司法局批准成立的一家高品质、专业化、规范化运作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办公地址位于人文气息浓郁的重庆市沙坪坝区,毗邻商业繁华的东原ARC中央广场、三峡广...[详情]
联系方式
电话:023-65551277 / 81381101
传真:023-65551287  QQ群: 84233604
 微信:zhongyaolawyer百度贴吧: 山城律师
邮箱:cqzhongyao@126.com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小龙坎正街303号附8号-创豪商务楼11F
中耀文化
List 重庆中耀律师事务所政府法律顾...
Line
List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重庆...
Line
List 重庆中耀所传达学习“两会”精...
Line
List 重庆中耀律师事务所律师积极为...
Line
List 中耀所积极参与“3•15”...
Line
List 践行十九大,送法进社区
Line
案例详情 Home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案例 >> 案例详情

债权债务概括转让合同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5-06-05   阅读:1682次

(一审判决摘要)

                        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沙法刑初字第08537号

    原告李某,女,家住重庆市巴南区。
    委托代理人 唐永胜,重庆市剑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某,男,家住重庆市云阳县。
    委托代理人 范伟,重庆中耀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李某于被告李某债权债务概括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8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何叶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于2012年10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李某诉称,原告和案外人郭某以郭名义与重庆XX商贸有限公司及被告等签订《加盟合作协议书》,约定郭向该公司缴纳保证金200000元,成为该公司在重庆沙坪坝区的加盟合作者。2011年5月20日,原告与郭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各出资100000元成为该公司在重庆沙坪坝区的加盟合作者。之后以上两份合同的合同当事人均履行了相应的义务。2011年8月23日,被告李某,严某,余某与郭某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将该公司尚未偿还郭某和原告的保证金由被告,严某,余某偿还并依约向原告和郭建支付“云升”系列花生奶销售提成,如果被告等存在故意压缩或取消“云升”系列花生奶销售等违约行为的,除了向郭和原告返还本金外,另支付违约金100000元。2011年8月29日,原告与郭签订转让书《转让书》,约定由被告应偿还给郭件的135741元由被告直接偿还给原告,同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补充合作协议》,约定被告应偿还给郭的135741元由被告直接偿还给原告,并约定了双方必须严格遵守2011年8月23日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合作协议》以及有关销售提成的方式。原告与被告签订了《补充合作协议》之后,被告向原告支付了部分的销售提成,偿还了本金18202元之后,就以被告没有再经营“云升”为由未再向原告履行付款义务。现原告要求被告立即偿还欠款117539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起诉之日起至全部欠款福清之日止的利息,并向原告支付违约金100000元。
    被告称,本案错列其为被告,原告要求被告偿还剩余的加盟费用没有法律依据和合同依据,郭与重庆该商贸有限公司签订的《加盟协议书》并未解除,郭与严,余新签订的合作协议是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原告受让了郭的权利,利用按照郭之前签订的合作协议要求该公司返还剩余加盟费,被告与原告签订了补充协议,但为世纪老百姓,原告获取的销售返点提成仍由重庆该商贸有限公司支付。对原告提出资金占用损失和违约金的请求,因为没有合同约定,且原告不呢呢个获取销售提成并非是本被告主观违约造成。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案外人郭依据其与该公司的协议成为该公司在重庆市沙坪坝区的加盟合作者。后被告严、余又以注册登记重庆市b商贸有限公司为前提与郭签订《合作协议》,该协议明确“新公司注册不成功或双方未能正常合作运行,该协议作废,郭仍作为重庆XX商贸有限公司重庆市沙坪坝区代理商回归该公司,剩余本金由该公司偿还”。由于双方约定的生效条件未成就,故2011年8月29日,郭基于前《合作协议》产生的权利与原告签订权利义务概括转让协议及原告与被告签订的《补充合作协议》也不发生法律效力。原告基于这两份协议提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某的诉讼请求。

 

                                                             审  判  员     何  叶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
                                                             书  记  员     杨  娜

 

 

(二审判决摘要)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渝一中法民终字第05685号

    上诉人李某渝被上诉人李某债权债务概括转让合同纠纷一案,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11月5日作出(2012)沙法刑初字第08537号民事判决,上诉人李某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一审宣判后,原告李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被告李某还原告欠款117539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起诉之日起至全部欠款福清之日止的利息,并向原告支付违约金100000元;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被告李某再二审中辩称:一审判决正确,请求反驳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合作协议》的第八条关于“如新公司注册不成功或甲乙双方未能正常合作运行,本协议作废”的约定是生效条件还是解除条件;二,被告是否应该给原告付款项。根据原告的上诉请求及本案的争议焦点,本院作如下评判:
    一.关于《合同协议》的第八条“如新公司注册不成功或甲乙双方未能正常合作运行,本协议作废”的约定的约定是生效条件还是解除条件的问题,所谓附条件的合同,是指当事人在合同中特别规定一定的条件,以条件的是否成就来作为合同效力发生或消灭规定一定的条件,以条件的是否成就来作为合同效力发生或消灭的根据。所附条件可分为生效条件和解除条件。生效条件是指使使合同的效力或者不发生的条件,再次条件出现之前,也即条件成就之前,也即条件成就之前,合同的效力处于不确定状态,而条件的成就与否,决定该合同生效与否。解除条件又称消灭条件,是指对具有效力的合同,当合同约定的条件成就时,合同效力归于消灭;若确定该条件不成就,则该对合同仍保确其效力。判断本案所附条件是生效条件,还是解除条件,关键看该协议签订后是否立即发生了法律效力。一般来说,合同成立即发生法律效力,但当事人也可以在合同设定一定的条件,以条件是否成就来作为合同效力的发生或消灭的证据。从本案协议约定“如新公司注册不成功或甲乙双方未能正常合作运行,本协议作废:所附条件来看,其中“作废”的含义应当理解为自始无效,从另一方面即为“如新公司注册成功或甲乙双方正常进行合作运营”,则该协议生效,可见在该条件成就与否之前协议应处于一种效力待定的状态。综上所述,本案协议所附条件应当是生效条件,当新公司注册成功或甲乙两方正常合作运行时,合同即发生效力。否则,合同不生效,郭仍作为该公司重庆市沙坪坝区代理商回归该公司,剩余本金由该公司偿还。原告认为《合作协议》第八条是解除条件的约定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二.关于被告是否应付李款项问题。虽然被告等人未成立《合作协议》约定的新公司,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实施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原告认为被告为自己利益不正当阻止新公司的成立就应举示相应证据,该举证责任在原告,而不在被告,且李方权即使未积极成立新公司并不等同于阻止成立新公司。因原告在本案中未举示被告阻止成立新公司的相关证据,故原告以被告未举示其积极成立新公司的证据就认为被告阻止成立新公司成立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因《合作协议》的一方当事人为新公司,故《合作协议》约定的“或双方未能正常合作运行,该协议作废”指的是在新公司成立的基础上“未正常合作”,并非指新公司未成立的请看,且被告也是重庆XX商贸有限公司的员工,故被告以现金方式向原告支付李部分销售提成的行为并不能证明《合作协议》已实际履行,原告认为《合作协议》已生效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因郭基于前述《合作协议》产生的权利义务再与被告签订权利义务概括转让协议,而且原告与被告签订《补偿合作协议》的基础也是基于前述《合作协议》。现《合作协议》未生效,故基于《合作协议》所签订的所有权利以为概括转让协议也并不发生法律效力。原告要求被告基于《合作协议》约定付给其款项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原告要求被告给付其款项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胥  庆
                                                            代理审判员     向  川
                                                            代理审判员     徐  红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邓  韵

 

 

 


上一篇: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案
下一篇: 行人、驾驶员、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重庆中耀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电话:023-65551277 / 023-65551897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小龙坎正街303号附8号-创豪商务楼11F
收缩
  • QQ咨询

  • 重庆中耀律师事务所|
  • 重庆中耀律师事务所|
  • 重庆中耀律师事务所|
  • 电话咨询

  • 023-65551277